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短篇言情 > 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
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藍悠言薛行鋒全文精彩內容免費閱讀

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閑雨

主角:藍悠言薛行鋒
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》的小說,是作者閑雨寫的短篇言情風格的小說,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,一起來看下吧:自古,男女婚事,講求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可當逢民國亂世,老一輩的婚姻觀念是否應該繼續沿用?她,是正值二八年華的新任紅娘藍悠言,為了尋愛,不惜逃出家門,不遠萬里來到戰火紛飛的江城,他,是正值弱冠之年的冷血軍閥薛行鋒,為了得到愛,不惜毀滅一座城……她為情所困,他為愛癡狂,都是癡情種,何必相責難!不同的愛相遇,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?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19-12-09 17:38:01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十年后,民國初年,江城。

軍閥割據,戰火紛飛,似乎沒有哪一座城市能夠幸免于難,就連江城也是如此。

剛剛經過戰火洗禮的江城街道死氣沉沉,一片蕭瑟,只有幾支巡邏的軍隊不時路過。

城門處,兩個女孩翩然而來。而城門已經緊閉。

在前的女孩名叫藍悠言,在后的女孩名叫阿灼,是藍悠言的貼身丫鬟。藍悠言本是蘇城金牌紅娘世家的千金小姐,只因家中逼迫她與一個素未謀面的景家公子成親,她便毅然決定離家出走,找尋她自己的幸福。

其實,藍悠言早就已經心有所屬,就是她小時候的玩伴蘇銳,藍悠言帶著阿灼不遠萬里來到了江城,就是為了找到蘇銳,去表明她的心意,可是誰知蘇銳一家早已經搬離老宅,不知去向。

藍悠言和阿灼已經離家數日,身上帶的盤纏已經所剩無幾。

“咕嚕?!?/p>

藍悠言抬起手握住阿灼的肩膀,語氣中略帶歉意:“阿灼餓了吧!都怪我,讓你跟著我出來受苦了……”

阿灼連忙搖頭:“小姐,我不餓,跟著小姐出來,是阿灼自愿的,能跟著小姐,就算再苦,阿灼也不怕!”

“傻丫頭!阿灼放心,只要有我在,我就一定不會讓阿灼餓肚子的!”藍悠言打開背囊,拿出了她們僅剩的口糧——一塊兒紅糖糕,她把紅糖糕放在了阿灼的手心,輕聲道:“阿灼快吃了吧!這還是奶奶親手做的呢!”

阿灼先是不肯,可是百般推辭之下,阿灼還是吃下了紅糖糕。

正值初春季節,春雨說來就來,不知何時天空中已經飄灑起了細密的雨絲,雨絲飄飄灑灑,使得本就寂寥的街頭更添了幾分蕭瑟。

可是,不遠處,不知發生了何事,一群人正爭搶著圍著觀看。與這蕭瑟冷寂的街道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藍悠言和阿灼也走到了前面觀看。

原來是一紙告示,內容如下:

薛府三少,心儀林家小姐舒兒已久,欲迎娶,今特誠心聘請紅娘,為之說媒,事成之后,賞賜千金。

藍悠言眼前一亮,她回過頭對著阿灼說道:“阿灼,你快看,天無絕人之路,這里有人招聘紅娘,豈不是正和了我們的身份?”

“???”阿灼有些疑問:“小姐,可是,你剛滿十六歲,還未曾接下過一樁婚事,你的這個決定是不是有些過于草率了?”

“怕什么!萬事開頭難,如果不邁出第一步,就不會有第二步,更何況,奶奶說媒的時候,我一直在她老人家身邊學習,早就已經學了一個八九不離十,差不多,差不多!”

藍悠言從背囊中拿出了一個淡藍色的荷包,荷包上面繡著一個大大的“紅”字,藍悠言恭恭敬敬的將荷包掛在腰間,抬起手,便揭下了這紙布告。

可是不知為何,周邊的人見藍悠言揭下了這紙布告,就像是見了瘟神一樣,急忙的躲開了。

藍悠言心中疑惑,便拉住了一位大嬸詢問。

大嬸滿面驚惶,她對著藍悠言說道:“姑娘,你可是闖下大禍了!這個薛家三少,就是江城的新主人,殺人如麻,而這個林小姐本是江城前任主人成以山的準兒媳婦,江家和薛家結仇,林家小姐又怎么會嫁給薛家呢!如果你說不下這樁親事,恐怕難逃一劫??!”

藍悠言心中一驚,她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這般復雜,她看著手中的布告有些不知所措。

站在一邊的阿灼也把事情聽了一個明白,她有些著急了:“小姐,我們快跑吧,如果小姐出了什么事情,我該怎么向奶奶交代??!”

這時,一隊兵馬飛馳而來,停在了藍悠言和阿灼的面前。

為首的軍官面色冷峻,他打量著藍悠言掛在腰間的荷包,還有她手中的布告,開口道:“想必是小姐揭了布告?那就請小姐移步隨薛起去見三少!”

藍悠言剛要開口,站在一邊的阿灼卻拽起了了藍悠言的手臂就跑。

薛起見狀,眉毛緊皺,吩咐手下道:“揭了布告者,不按照布告行事,便是重罪,活要見人,死要見尸,給我追!”

雨逐漸大了起來,藍悠言和阿灼在雨中狂奔,而薛起帶著部隊在后面緊追不舍。

因為對江城道路的不熟悉,阿灼帶著藍悠言跑到了一條山路上,本就崎嶇的山路,在加上雨水的沖刷,變的更加泥濘難走。

突然,藍悠言腳下一滑,側身摔向了山谷,阿灼心中驚慌,可是她還是沒能抓住藍悠言的手。

“小姐!”阿灼喊得撕心裂肺,可是也無法救回藍悠言。

“小姐,你如果不在了,阿灼可怎么辦???”阿灼心中一陣沖動,她也向著山谷沖去。

這時薛起帶著部隊追了上來,薛起一個飛身,撲倒了阿灼,失去小姐的悲傷再加上雨中受涼,阿灼暈了過去。

薛起帶著阿灼回到了薛府。

安置好阿灼后,薛起準備去見薛家三少薛行鋒,這時一個士兵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,跌倒在了薛起的面前。

這個士兵受了多處槍聲,他已經是奄奄一息。

“怎么回事?三少呢?”薛起知道這個士兵是薛行鋒的貼身衛兵衛來,他見衛兵如此,心中不免一陣驚慌。

“我,我們遭遇埋伏了,有人報信說成以山的兒子成瀾在城東出現,可是誰知卻是一個埋伏,兄弟們死傷慘重,三少爺不知所蹤……”隨后,衛來昏了過去。

雨下了一整夜,薛起帶著部隊在城東找了一夜,也沒有找到薛行鋒的影子。

而此時在城東的一處隱秘山洞中,一簇將要燃盡的火堆在微弱的跳動著,而山洞的巖壁邊則是躺著一男一女,女孩是藍悠言,男孩時薛行鋒。

原來,當初藍悠言摔下山谷后,并無大礙,只是臉上劃破了幾道口子,還扭傷了腳,可是她在山谷的另一邊卻發現了受傷昏迷的薛行鋒,藍悠言并不認識薛行鋒,只是看著他長相眉清目秀,不像是惡人,便將他救到了山洞。

山洞外的雨停了,可是雨水帶來的寒氣卻并未減弱,眼看著火堆就要滅了,藍悠言不由得打了一個噴嚏。

藍悠言向火堆里面加了幾根木頭,可是因為淋了雨,木頭已經濕了,火堆中散出了一陣嗆人的濃煙,

這陣煙嗆得昏迷的薛行鋒一陣咳嗽。

薛行鋒的手臂受了槍傷,因為失血過多,到現在薛行鋒也沒有醒過來,而這陣煙竟然嗆得薛行鋒有醒來的跡象。

薛行鋒無力的張開雙眼,可是當他看見藍悠言后,強撐著坐起身,警惕的說道:“你是誰?我這是在哪?”

“你不必管我是誰,我也不知道我們現在在哪,我勸你還是不要說話,省省力氣吧!否則一會兒傷口裂開了,我可沒法幫你止血了!”藍悠言的臉色也沒好到哪去,嘴唇被凍的青紫。

“咳咳……”薛行鋒連續咳嗽了一陣。繼續開口說道:“是你救了我?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藍悠言心中一陣惱火,開口道:“真是亂世,就連救了人也要遭受懷疑,真是讓人唏噓!怪不得奶奶總是不讓我出去玩,看來真是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!”

薛行鋒看得出藍悠言是一個普通的女孩,對他沒有什么威脅,于是他放下了警惕,道:“原來是一只被關在籠子里面的金絲雀!”

“你這個人也太沒有禮貌了吧!我可是救了你,如果我不從山谷里面把你拖到這個山洞里面的話,恐怕你早就被野獸給吃掉了好嗎!你不感謝我也就算了,居然還那我開玩笑!”藍悠言沒有好氣的說道。

薛行鋒看了看他渾身的污泥和被刮的破破爛爛的的衣服,開口道:“想必,我這一身污泥,和破碎的衣服,也是拜小姐所賜了!我可真是要感謝你呀!”

藍悠言臉一陣紅:“這又不是我故意的,你那個大個子,長的又那么老!想來,你吃的鹽水比我走的路都多!我怎么能抬的動你,所以只好把你給拖過來了……”

“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姑娘,竟然敢說我長的老!”

這次藍悠言在針鋒對決中暫時取得了上風,她便見好就收,沒有在搭理薛行鋒,而是一瘸一拐的向著山洞走去。

薛行鋒道:“你的腳受傷了,你要去哪?”

“找水!”藍悠言語氣無奈,沒有回頭看薛行鋒,就一瘸一拐的離開了。

藍悠言墜下山谷,本身就受了傷,再加上雨中受寒,最終藍悠言暈倒在了水池邊。

薛起最后在山洞中找到了薛行鋒,并一起救回了藍悠言。

等藍悠言在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是三日之后。

藍悠言起身開門,卻被士兵門口的士兵攔住了:“沒有三少的命令,小姐不可以踏出這房間半步!”

藍悠言有些惱火:“我不認識什么三少,我就是想知道我現在在什么地方!”

可是士兵并未搭理藍悠言,但是士兵的手卻依舊攔在門口。

“醒了!”一個慵懶的聲音響起。

藍悠言抬眼望起,只見一個身穿軍裝的少年踱步過來,少年的手臂包扎著吊在胸前,他抬起了手,示意守在門口的士兵退下。

“是你?”藍悠言驚愕道:“怎么,我救了你,你卻要恩將仇報不成?如今把我軟禁在這里是為何?難不成就是因為我說你長的太老,你一時間氣不過,就把我給抓起來了?”

薛行鋒的臉色還不是很好,可是已經恢復了些許的血色,他從口袋中拿出了那張布告,開口道:“我薛行鋒怎么會是那種小氣之人,既然小姐揭了布告,那就勞煩小姐替我去林家說媒,事成之后,我薛行鋒絕對不會虧待了小姐!”

藍悠言想起了那個街頭大嬸的話,于是她開口:“原來你就是薛行鋒!不過男女親事雖然自古講求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可是如今世道變了,如果男女雙方沒有感情基礎,我幫你說媒,那就是在害了雙方!”

薛行鋒嘴角彎起一陣笑,他走到了藍悠言的面前,他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們沒有感情基礎呢?”薛行鋒的臉色呈現出一絲怒火,繼續道:“我和她從小青梅竹馬,可是成瀾卻橫刀奪愛,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讓舒兒對他死心塌地,我愛舒兒,我為了她甚至不惜犧牲整座江城,難道這不是感情基礎嗎?”

“那是你一廂情愿!”藍悠言開口道。

“住口!”

薛行鋒掏出了腰間的手槍,抵住了藍悠言的胸口。

藍悠言面不改色,繼續道:“你知道她愛的不是你,強求得來的愛是不幸福的!”

“彭!”一陣槍聲響起,藍悠言身邊的一棵樹攔腰折斷。

薛行鋒面色一轉,嘴角呈現出一抹笑,收起了手槍,俯身到藍悠言的耳邊開口道:“強不強求,我說了算,如果你不去說媒,你的那個小丫鬟就會和剛才這棵樹一樣!”

小說《民國傳奇之紅娘煉愛記》 第2章 差不多?差多了!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虐戀情深小說

      好書文學網虐戀情深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虐戀情深小說大全,打造虐戀情深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虐戀情深小說免費閱讀??磁皯偾樯钚≌f,就上好書文學網。

    1. 穿越小說

      好書文學網穿越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穿越小說大全,打造穿越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穿越小說免費閱讀??创┰叫≌f,就上好書文學網。

    1. 豪門小說

      好書文學網豪門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豪門小說大全,打造豪門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豪門小說免費閱讀??春篱T小說,就上好書文學網。

    1. 虐戀小說

      好書文學網虐戀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虐戀小說大全,打造虐戀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虐戀小說免費閱讀??磁皯傩≌f,就上好書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牛牛投注 湖北11选5推荐号码 内蒙麻将规则介绍 bet365足球稳赚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 手机版山东258麻将 幸运赛车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2018 安徽时时彩走势 亿宝彩票网址 欧亚足球指数比较 伊对赚钱吗 彩票app下载安装 雷速体育官方指定买球下注app 天天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19500彩票首页 500即时比分直播完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