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軍事戰爭 > 正文

《子與你安》(譚子安簡子弦)小說閱讀by深海飛魚

SunnySunny 2019-07-04 10:28:16 10

《子與你安》小說簡介

主人公叫譚子安簡子弦的小說是《子與你安》,是作者七杭城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“我曾經天真以為,離開你便可以把你忘掉。可后來我又發現,接近你或許可以把你忘得更徹底。誰知道我以為的原來只是我以為。”————七杭城簡子弦聽到全部對話,心里毫無感覺是不可能的。但她還是不斷提醒自己:回...

《子與你安》 第八章:靠近你,忘記你 免費試讀

“我曾經天真以為,離開你便可以把你忘掉。可后來我又發現,接近你或許可以把你忘得更徹底。誰知道我以為的原來只是我以為。”

————七杭城

簡子弦聽到全部對話,心里毫無感覺是不可能的。但她還是不斷提醒自己:回來這里,面對他、不逃離是為把他忘得更干脆一點。可聽到他說她是譚家人的時候,心里卻控制不住收縮一下。譚子安一向很護家人的短,護短到不管是否了解情況,就會都先護著再說,要教育也是回家鎖起門才教育。一開始簡子弦不能理解這做法,但等她慢慢了解譚家后就懂了。譚家之所以百年來都是名門,是因為他們家最注重的是教養素質,家庭和睦與凝聚力。極為少在外不講理,得罪人。也就是說通常譚家人都是很講道理的,并不會無事生非。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當初簡子弦對譚子安的喜愛又多了許多。

所以,這會他說她是他譚家人的時侯就很驚訝,她沒想到譚子安把她……一時間心緒亂得更是一團了。

“我沒其他意思,只是以防萬一。”譚子安開口解釋道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簡子弦知道他這話的意思也知道他是在擔心什么,畢竟有時候會防不勝防,而且相李芹那種人更是瘋子。只是,她搞不懂譚子安為什么對她那么執著了。

“我不打算放棄”

“……”

撇開視線,簡子弦忽然就很害怕譚子安用這種眼神看著她。讓她感覺……嗯……很像是他盯中的獵物,可事實上確實也是如此。

“隨你……”簡子弦也不知道為什么心虛,轉身就想走。

男人卻在這時候伸手將她一把拽住,拉進懷里。

簡子弦逼著自己想著回來的初衷,想著回來就是要面對他正視他,然后把他忘掉。接著抬起頭,假裝冷靜的看著他。

“我不會做什么,只是想抱抱你”男人一臉滿足把頭埋進她的脖子。

這還不叫不做什么,都把她按懷里了!!!!

簡子弦掙扎不開,只能等他抱夠了松手再跑。誰知道抱著她的男人忽然低低笑出聲,緊接著說了句:“我好想吻你,你想嗎?”

簡子弦:“……”她是有病了才想,她什么都不想,只想掙脫他啊。

“你不說話,我就當你想了”男人聲音壓得低低的帶著點喜悅,伴隨著他的動作落下來。

簡子弦立刻一躲,吻落在她臉頰上。

簡子弦被撩毛了,抬手就拼命掐他臉上的肉。掐了好一會,簡子弦發現自己怎么又似乎跟他有點過了。惱羞成怒放下手,掙扎一下。

而那男人卻抱得更緊了。

還想湊過來親她!!!!!!!!

“你的臉皮呢?你的教養呢?不是說只是抱抱嗎?”簡子弦翻著白眼,想打人。

“被你吃了”譚子安看著被他惹毛的人,心情特別好。因為,她沒有再用那種冷冰冰的語氣了,這是個好現象。事實證明了,他要繼續。

“what……!!!”(?_?)沒見過那么不要臉的人。

“你打算什么時候松手?”簡子弦無奈

“那你打算什么時候親我一下?”

“………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OK,那我上次跟你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?我們不再有任何關系”簡子弦本來也不想跟他談論這些,只是每次譚子安的接近都會讓她很困擾。讓她原以為建立的強大心理一瞬間化為烏有,或者是方寸大亂。這種情況很不樂觀,她必須得解決。

“那只是你認為,我沒這打算”男人漆黑的眼眸定定地看著她

“……算了吧,譚子安”簡子弦心里很亂很亂,亂到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掙脫他的禁固。

懷里忽然一空就像心里忽然空缺了一塊似的,讓譚子安微微一愣。回過神來,那人已經跑到門口。

窗外的風有點冷,還飄著小雨。轉季的時期,樹葉也跟著掉葉。簡子弦透過窗戶看向外邊那么身影,嘆了嘆氣。她其實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干什么,當初信誓旦旦地說回來忘記他,可她發現似乎并不是這么一回事。

有些東西,越想忘就越深刻。

洗完澡出來后,譚子安已經走了,她松了一口氣。說實話,他害怕這樣的譚子安,也害怕自己再陷下去。

兩天后清晨,簡子弦一如既往早起回到學校。天氣已經開始轉涼了許多,但她出門的時候沒注意,這會兒冷的額頭有點發痛。可能有點想感冒,計劃著下班去跑個步,睡一覺就沒事了。

當大學教授是真的一點都不閑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是新人原因,至少她是很忙。中午一邊吃飯,一邊改著同學們交上來的作曲理論作業。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這群學生都比較聰明,很多作業只是需要小改一下就可以。下午上兩個班的大課,一直忙,也顧及不了身體感受。等到下班的時候才發現,額頭痛得厲害。連忙收拾好東西,貼上退燒貼,往床上一躺。

凌晨時候簡子弦被渴醒了,伸手摸摸額頭燙得沒知覺,因為全身都**辣的。簡子弦才慢慢反應過來,自己是發高燒了。接著慢慢穿上衣服,帶齊證件出了門。知道自己發燒不能開車,可范希巡演去了,附近又沒有特別好的朋友。

她住的地方本來就偏,人本來就少。這會兒是深夜更是沒人影。

簡子弦坐在空蕩蕩的醫院長廊里打著吊滴,腦子放空著。很久之前,她以為她會害怕。可是后來一次又一次自己一個人嘗試過后,就沒了感覺。

迫不得已一個人深夜看病,是孤單,是無奈。可是她不會害怕的,她對自己說。

“簡子弦”男人的聲音很輕很輕,接著腳步聲響起,直至來到跟前。

簡子弦剛想睡著,被人一叫就醒了。迷迷糊糊好像看到譚子安向她走來。

“哪里不舒服了?發燒了嗎?就你一個人?”她感覺到男人的手摸了摸她的額頭,接著又摸了摸自己的額頭。接著貼著她坐了下來。

“嗯?”簡子弦這會燒還沒退下去,燒得迷迷糊糊,又很困。也不知道聽沒聽到就嗯了一聲。

譚子安看了看那瓶吊滴,和眼睛瞇成一條縫迷迷糊糊的人。又壓低聲音開口道:“怎么不在病床上躺著,一個人跑到著?”

“我不喜歡睡病房,我要等它滴完我就走了”簡子弦一字一字得說,她感覺自己不知是要暈死,還是要困死。

“……”在病房也可以等。

譚子安小心翼翼拿起她的吊滴,輕輕抱起她,往自己病房里走。

而簡子弦不依還強撐著,想掙扎。。

后面掙扎不開,就一口咬上譚子安肩膀。嘴里還嘟囔著:“你是誰,你不能隨便帶我走,我要報警。再不放開我就咬死你”譚子安失笑,別說是平時,現在更是軟綿綿的人一點殺傷力都沒有還威脅他。低頭額頭貼著額頭,感受她溫度沒那么高了,才放寬了心。親親她額頭,莫名感覺自己整個人頓時都好多了。

《子與你安》(譚子安簡子弦)小說閱讀by深海飛魚

《子與你安》(譚子安簡子弦)小說閱讀by深海飛魚 安裝后搜索小說名閱讀!

點擊下載
熱門文章
牛牛投注